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夹 | 全国科技信息服务网
首    页 | 科技活动 | 科技动态
法律法规 | 云南技术 | 科技成果
彩云之南 | 西南境外 | 生物资源
专家人才 | 云南企业 | 云南经济
实用技术 | 技术市场 | 资源检索
重点产业 | 定点服务 | 成果镜像
您的位置:首页 > 西南境外 > 东盟科技经济
马来西亚的华文教育及其发展前景
发布日期:2011年02月18日
[] [] []

【篇名】? 马来西亚的华文教育及其发展前景?

【作者】? 张禹东.?

【刊名】? 八桂侨刊 1997年03期

【机构】? 华侨大学社科系.?

【摘要】? 一、马来西亚文化教育政策马来西亚在社会发展过程中,推行伊斯兰教和马来族的文化价值观念,致力于建立伊斯兰文化、马来文化的统治地位。最典型的就是1971年“国家文化大会”上提出的“国家文化”的概念和通过的塑造国家文化的“三大原则”。这“三大原则”是:(一)马来西亚的国家文化必须以本地区原住民的文化为核心;(二)其他文化中有适当和恰当的成分可被接受成为国家文化的一部分;(三)伊斯兰教是塑造国家文化的重要成分。马来西亚国家教育政策的制定与实施就是在上述原则指导下进行的。

?

一、马来西亚文化教育政策

马来西亚在社会发展过程中,推行伊斯兰教和马来族的文化价值观念,致力于建立伊斯兰文化、马来文化的统治地位。最典型的就是1971年“国家文化大会”上提出的“国家文化”的概念和通过的塑造国家文化的“三大原则”。这“三大原则”是:(一)马来西亚的国家文化必须以本地区原住民的文化为核心;(二)其他文化中有适当和恰当的成分可被接受成为国家文化的一部分;(三)伊斯兰教是塑造国家文化的重要成分。马来西亚国家教育政策的制定与实施就是在上述原则指导下进行的。

根据《联邦宪法》规定,“国语应为马来语”,“但(甲)不得禁止或妨碍任何人使用(为官方目的使用者除外)或讲授或学习任何其他语言;(乙)本款中任何规定不应损害联邦政府或州政府保护和支持在联邦内使用和学习任何其他民族团体的语言的权利”,。清楚表明马来语享有崇高的国语地位,但同时华人等其他少数民族接受本民族语文教育也是宪法规定的权利。由此在审视马来西亚的教育政策时,可以看到,独立后历届政府均一方面承认并允许华文教育的存在,另一方面坚持把以马来语为主要教学媒介作为国家教育政策的“最终目标”。从1957年的《拉扎克教育报告书》迄今,其间虽有各种程度不同的修正、调整,但“最终目标”始终未变。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当局采取了种种有力措施,使马来族的文化、伊斯兰教的价值观念日益注入国家教育政策,同时对华文等其他民族的语文教育则加以限制。早在1957年的《拉扎克报告书》中就提出关于同化华文教育的基本原则,提出以考试为手段控制教学媒介,迫使华文中学改制。以至最终消灭非马来族语文教育;在1961年的教育法令中进一步加快对华文教育的同化进程,提出以政府津贴和限定考试语文媒介为手段促使华文中学变质,尤其是法合中的第21条(B)条文成为长期威胁华文教育的一道“紧箍咒”;1969年的5·13事件后,对华文教育的政策渐趋强硬,从1969年到1987年在小学、中学和大专院校分阶段推行以国语为主要教学媒介,通过教学、行政、财政等手段加强对华小的控制;在高等教育领域;一方面断然拒绝华人社会自1968年提出的创办独立大学的申请,另一方面推行马来人优先,实行种族固打制;进入90年代以来,政府对华文教育政策不断调整,酝酿讨论多年的《1995年教育法节》虽删去“最终目标”字眼,然而其精神实质仍存在,仍然强调“国家教育政策将通过一个以国语(马来语)为主要教学媒介、国家教育课程、共同考试为内容的国家教育制度去落实”,并阐明,国家教育的培养目标是“在信奉及遵从上苍的基础上,培养出智慧、精神、情感和身心方面平衡及和谐发展的个人”。马来西亚华文教育运动有关人士认为,这是神本教育哲学的体现,是企图通过国家宗教(即伊斯兰教)教义影响国家教育事业,把世俗的教育加以宗教化,认为《1995年教育法节》的主导思想即为“马来化”和“伊斯兰化”。这实质是一种单元种族、宗教的文化,在教育方面集中体现为以马来语为主要教学媒介的单元教育同化政策。

二、马来西亚的文化教育政策对华文教育的影响

马来西亚是一个具有多元种族、宗教、语言文字、文化的国家,这种单元教育同化政策必然对华文教育的生存发展形成强烈的冲击与影响。概括起来这种影响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首先是威胁华文教育的生存与发展。马来西亚的华文教育滥觞于19世纪初,发展至今已有180年的历史。华文教育在马来西亚的存在有着充足的法理根据。但在单元化政策的冲击下却时时面临着变质和被同化的危险,诸如大部分小学被迫改制为国民型小学;华文中学分裂成国民型中学和独立中学两个不同的教育体系;华族学生在扶马抑华政策下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锐减;等等。因此,华文教育在马来西亚虽得以存在,但由于政府施行强硬的教育同化政策,致使华教发育先天不良,在体系上更是从独立前小学至大学的完整体系蜕变为仅有小学还保留在国家教育体系内,而且还经常不断受到侵蚀(与之相反,马来文教育则从独立前只停留在小学五年级阶段发展到从小学到大学的完整体系)。这种体系上的不健全,对华文教育质量的提高,层次的深化从而对华人文化的传承、弘扬与发展都带来很大的局限性。

其次是激发华人捍卫、发展华文教育的决心和热情。在单元教育同化政策的压力下,马来西亚华人坚定信心奋起抗衡,利用国家宪法武器,积极争取华人接受华文教育的合法权利。主要有如下诸端表现:

一是坚定不移地维护华文小学。华文教育是维护华族灵魂的重要媒介,华小又是整个华文教育的根基。马来西亚华人对此有着清醒而强烈的意识。几十年来对当局有关危及华小特性保存的法令、政策都持有高度警惕性并通过各种形式给予激烈回应与抗争。比如,强烈要求政府取消1961年教育法令中第21项(B)条文一直是从60年代以来华教运动坚持不懈的目标;80年代对政府当局推出的危及到华小变质的“3M制计划”、华小行政高职人员委派,等政策、措施给予强烈抗争,有的甚至引发轰轰烈烈的华教运动,迫使当局不得不作出某些让步;等等。经过数十年坚持不懈的努力,全国现有华小1283所,在校生近60万,比独立时增加80%。1994年董教总成立“全国华文小学发展工作委员会”,以加强对华小的关注和联系。

二是自强不息地支持发展华文独立中学。60年代后,由于华文独中不接受改制而被排斥在国家教育体系之外,得不到政府的分文津贴。因此处境极为困难,逐步走向式微。然而马来西亚华人意识到,华文独中下则延续华小,上则衔接大专院校,实为必需之桥梁,而且对于维护发扬中华文化,塑造马来西亚文化具有重要作用。华人社会决心自力更生支持华文独中。1973年成立“董教总全国发展华文独立中学运动工作委员会”,以确保华文独中求生存、谋发展。并发动筹募全国华文独中发展基金运动,得到华人社会的热烈响应。几十年来华人社会每年都要为独中捐献2000万元左右的巨款。在华社艰苦奋斗下,华文独中终于渡过了60年代的衰微,从70年代开始复兴,到80年代后进入一个稳健的发展阶段。全国现有华文独中60所,学生数由60年代不足2万人发展到近6万人。独中工委会主办的“统一考试证书”已被世界各国400多所大专院校列为入学录取标准之一。???

三是锲而不舍地争取创办华文独立大学。由于当局偏颇的教育政策,使华文学生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锐减。为争取接受教育的平等地位。为促进华文教育体系的完整性,从1968年始,马来西亚华人社会倡议创办华文独立大学,并在全国掀起一场风起云涌的创办独大运动。虽然创办申请一再受到政府的拒绝甚至联邦法院的否决,但华人社会仍锲而不舍地争取。90年代又提出建立新纪元学院的申请。尽管由于政治因素使独大运动受阻,然而它对华文教育却产生了一定的积极效果。作为一种缓冲,政府于1969年同意马华公会建立拉曼学院。虽然其实质上并非纯粹华文高等学府,但由于承认华文独中毕业会考文凭,而且政府也于近年承认拉曼学院的部分文凭。因此有利于独中的生存与发展。

四是积极创办和建设董教总教育中心。1992年奠基的“董教总教育中心”有三大任务:(1)培训独中师资与行政人员,提升华小师资的教学水平;(2)发展独中技职教育;(3)开办双联课程,发展成为高等学府,为华裔子弟开拓深造途径。可见教育中心的实质是创办华文独大的愿望和计划受挫后,以另一种百折不挠的姿态出现的华文高等教育机构。该中心的建设总耗资约2000万元,全部工程计划于1996年完成。为实现中心的宏愿,董教总特发起“华教火炬行”筹款运动,得到华人社会各界的热烈支持和响应。教育中心将成为马来西亚华文教育的中枢,它的建成是马来西亚华文教育发展史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简言之,由于马来西亚华人长期的不懈努力,华文教育不仅在马来西亚得以生存,且出现了蓬勃发展的良好态势。从某个角度看,马来西亚华人捍卫和发展华文教育的决心日益坚定热情不断高涨,正是为了抗衡单元教育、单元语文同化政策的压力而作出的积极主动反应。

三、马来西亚华文教育的发展前景

马来西亚华文教育发展到今天已经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关于它在今后的发展前景也是一个普遍关注的问题。???

首先从马来西亚政府近年来在文化教育政策上的调整幅度进行分析。因为这对华文教育的发展有着直接的强烈的影响。

近年来,在国际国内环境变化的影响下,马来西亚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方面的政策逐步转向宽松开明温和,华人的境遇随之改善。在1995年的大选中,执政的国民阵线政府以绝对优势取得胜利,固然原因很多,但华人选民的全力支持则最为关键。而华人选民的支持与信任则基于政府近年来对华人政策的调整。首先是经济政策的调整。政府在1990年及时宣布执行长达20年的具有经济种族主义色彩的“新经济政策”结束。为实现“2020年宏愿”,政府极力倡导马华经济合作,重新界定土著企业,减少对华人经济的限制,为华人经济发展提供较大空间。与之相适应,在文教政策上也逐步检讨与调整,至使华文教育近年来出现了较为乐观的景象。

政府对文教政策的调整从华文教育的角度看带有如下几个明显特征:一是放宽对华文教育的限制。比如在《1995年教育法令》中取消了长期以来一直威胁华文教育的1961年教育法合第21项(B)条文。二是在资金和师资培训方面增加对华文学校的支持。比如,当局宣布全国800多间半津贴华小与433间全津贴华小都享有特别拨款;1994年沙巴改选时,中央政府宣布拨出500万元给沙巴独中;并开始实施华文学校师资培训计划以解决华文教师短缺问题。三是认同与支持华人民办大专学府的建立与发展。华人办的南方学院获准建立,1995年4月,柔佛州务大臣拨款10万元给南方学院,此举意义重大显示官方的认同;对于拉曼学院除了进一步增加财政支持,同意扩建计划外,并已承认其大部分文凭;根据《1995年大专法合(修正)》和《1996年私人高等教育机构法合》,私立大学和外国大学分校的设立将得到允许和鼓励,这给华人社会申办新纪元学院以及与中国大陆高校合办双联学院带来曙光。四是重视和肯定华文的经济价值。为了适应亚太地区经济发展和马来西亚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教育当局决定把华文列入国民中小学的正课,并鼓励马来学生学习华文,据统计,在华文学校就读的非华裔学生人数目前已超过3.5万名。

当然,亦应看到这些政策调整有一定限度,政府实行扶马抑华的马来民族中心主义政策并未改变,因之在华文教育乐观景象的背后仍然存在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诸如,华文独中的地位与贡献仍未获承认,尚未能纳入国家教育发展主流,华文学校拨款不足、师资短缺等问题的解决仍有许多困难,华人创办民族高等学校仍面临许多障碍。但是毕竟应看到,由于马来西亚政府从经济与社会发展的战略角度对华文教育的价值与贡献加以认同与重视,诚如副首相安华所说,“政府协助华教确实也是协助我国将来的发展”。,而且这种政策的延续性有其比较充分的内外在基础,因此,从总体上看,台后马来西亚华文教育的生存环境是比较宽松,发展前景也是比较乐观的。

其次是从马来西亚华人自身状况来进行分析。因为这对华人教育生存发展质量有着深刻的内在的影响。这里至少包括三个方面的因素:

第一是马来西亚华人在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华人作为马来西亚第二大种族,人数上有500多万,在马来西亚经济、政治和文化生活中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在经济上,华人资本仍是马来西亚经济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中马经贸关系的发展有积极的推动作用,对国家经济发展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在政治上,华人逐步改变过去对政治冷漠的态度,意识到必须通过积极参与国家政治来维持和巩固自己的地位。近几年,华人在马来西亚政坛日益活跃,在华人三大政党中,既有在野党,也有参与执政的党,数以干计的华人团体的政治意识也越来越强。在马来西亚国家政治生活中,华人正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在文化上,华人文化以其渊源流长、特色鲜明、内涵丰富、形式多样而成为马来西亚文化的重要构成要素。可以预料,在马来西亚未来的发展中。华人的经济、政治、文化地位将会继续得以稳固和提高,这就为华文教育的存在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第二是马来西亚华人在华文教育问题上团结协作的程度。应该说,马来西亚华人对于华文教育的重要性有着清醒的认识,长期以来,一直以各种不同方式坚持不懈地为维护和争取华文教育合法权益而努力奋斗。但也应看到,华人之间存在着某种不协调甚至对立,对华人整体力量的形成与发挥产生消极影响。比如新教育法令对华文教育合后发展的影响将是非常强烈和深刻的,但黄教总等华人团体与国阵中的华人政党对它的反应却大相径庭,这就在某种程度上制约了华人维护与发展华文教育的效果。华人并非天生不和谐。在一些涉及华文教育的重大问题上仍有共识和联合行动,均取得了明显效果。比如对于小学“三M制计划”的杭争,耗资庞大的董教总教育中心之所以能顺利创建,也是因为得到华人各政党、团体的支持。马来西亚华文教育之所以有今日的发展成就,从某种角度讲正是全体华人长期以来团结奋斗的结果。事实证明,在维护和发展华文教育中,华人如能抛弃党派之见,门户之见,以整体利益为重,是能够有更大作为和效果的。华人将逐步加强团结协作的力度,共同为维护华文教育的存在促进华文教育的发展创造良好的条件。???

第三是马来西亚华文教育运动自身的调适能力。从总体上看,华文教育在国际国内经济政治形势变动下具有较高的敏感性和较强的自我调适能力。主要表现在:一是对政府的政策法令中涉及到华人权益尤其关系到华文教育生存发展的,都及时地进行研讨,作出反应。比如,为争取在新教育法令中对华文教育的权益有明文保障,董教总等7个华团于1995年12月召开“全国华团争取华教权益大会”,要求政府制定能为全体人民接受的教育法令;在新教育法令刚通过以后以及政府的教育改革计划宣布后,董教总马上于1996年3月举办华教工作研讨会,研讨如何在新教育法令和教育政策改革措施影响下,继续华文教育的发展工作11。二是在强调华文教育延续发扬中华文化的使命的同时,开始注意配合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突出为国民经济发展培训人力资源的使命。并采取了一些实际措施,比如,华文独中开始以三语教学,配合国家教育政策,增设技职、商职教育,并逐步对其他民族开放,有计划地有组织地为国家经济发展培训人力资源,这就有助获得政府资助并投入到国家教育发展的主流。华教运动这种因应国内外形势发展而作出的积极的策略调整,为华文教育的发展注入一股新鲜的活力。

总之,华文教育在马来西亚多元化社会未来发展中仍将得以保存、延续。马来西亚政府在1995年底和1996年初短短两个月内连续通过4个有关教育的法令,即《1995年教育法节》、《1995年大专法令(修正)》、《1996年高等教育理事会法令》以及《1996年私立高等教育机构法合》,接着又宣布了一系列从幼儿园到大专教育的改革计划,这将使马来西亚华文教育的生存发展再次面临考验与挑战。马来西亚华人已据此提出面向21世纪发展华文教育的战略目标,即“开拓学前教育,维护华小,建设独中,发展民族高等教育”。只要加强团结,增进共识,讲究策略,完善自身,必将迎来马来西亚华文教育更加光明的前景。???

注释与说明:

①详见《马来西亚联邦宪法》第152条。

②该条文授权教育部长在任何其认为适当时候可将以各族母语为教学媒介的国民型小学改为以马来语为教学媒介的国民小学的权力。

③参见[马来西亚]林国安、莫泰熙:《当前马来西亚华文教育发展的若干思考》,《东南亚地区华文教育学术研讨会论文》,1996年3月。

④所谓“3M制”因阅读、书写、计算机三词的马来文第一个字母都是M而得名,这是马来西亚教育当局推出的1982年开始试行的小学课程改革计划。根据该计划,华小除了语文外,其他科目教材都用马来语编写,华小的人文及环境,道德及音乐课程都是根据马来文版本,音乐科有50%是马来歌曲,另50%是由马来歌曲翻译的华文歌。显然,该计划的目的是在小学全面推行马来化,将导致华小彻底变质,华人文化特征丧失,因此受到华人强烈反对,华人社会各政党、团体表现出良好的团结局面,迫使当局最后不得不作出一些让步。

1987年9月,教育部派出不谙华文的人员到国民型华小担任校长、副校长、校长助理等行政高职。华教领袖称此举目的是通过行政手段迫使华小变质,华人社会奋起抗议。马华公会、民政党、民主行动党和董教总联合成立华团政党行动委员会,一致通过全面解决“华小高职事件”的原则和立场。10月15日—17日,各地发生华小罢课事件,最后政府不得不作出某些让步,提出“四一方案”加以解决。

⑥⑦⑧⑨⑩详见[马来西亚]《星洲日报》1995年4月10日,1995年4月5日,1995年4月24日,1995年1月1日。

11详见[马来西亚]董教总会讯《华教导报》,1996年2月。

????????????????????????????????【作者单位:华侨大学社科系】

主办:云南省科学技术情报研究院 Copyright 2008
管理维护:云南省科学技术厅信息中心 备案号:滇ICP备05004419号